空山林海

情绪游走在指尖的颓废女子。

一腔热血却好吃懒做的咸鱼。

好冷
-22℃我好恨啊

我现在想要一份

政哥哥的色图


【绿蓝】相遇之前


我和他之间没什么共同语言,第一次见到他也是单纯的被外貌吸引,所以说为什么会变成“喜欢”呢?


我从小就被叫做天才,但我却笨地连怎么拒绝女生的告白都不会。搞不懂情情爱爱,搞不懂人际关系。我想编程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挺适合我的。


可是我这次大概是真的陷入爱河了吧。


上天跟我开了一个玩笑,给了我和他一样的性别,却没有给他和我一样的性取向。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


这句我一直嫌弃腻歪的诗文终于反过来怒扇我的脸了。


啊!他过来了!


他他他他来开发部干嘛??!


天啊啊啊他看我了!!


他在笑他在笑!


我想我的脸一定已经红透了,太丢人了吧。


但是他真的好好看,给人的感觉就像春风一样,很温暖啊。


虽然没有搭上话,但是能看他一眼就足够了啊。


不过,还是有点……


唔……


造一个机器人吧。


至少他能陪在我身边。


小绿……


我真的好喜欢你啊……












————————————


如果怂有颜色

那么一定是蓝色

(笑)


我和我的女朋友都有超能力怎么办?!(1)

●原创

●是gl

【不会放超链接,前篇戳tag】

1

“那么这位小姐,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短暂的自我介绍后,这个名叫溯霜的女生开口问道。

“那个,不瞒你说……”我在斟酌怎么把自己有魂穿能力的事情用一种“今天天气不错啊”的语气说出来,尽量让我显得很淡定和老道。

“你有超能力吧。”黑长直的溯霜看了我的右手一眼,直白地没有任何掩饰地说出了我难以启齿的真相。

“诶?”

“我也有。”

秋风刮过,卷起了地上的落叶,也让我切切实实地打了个寒颤,“我妈跟我说,有超能力的两个人在同一个地方出现的时候,双方是无法使用能力的。”

WTF????

“我猜你当时可能是想用能力躲开那辆车,但是你发现能力用不出来了,对不对?”溯霜用脚碾碎枯黄的落叶,可怜的小家伙发出了跟我在心里一样的哀嚎。“我也是,我当时想帮你。”

溯霜疑似戴了美瞳的蓝灰色眼睛直直地盯着我的右臂:“我很抱歉。”

“不不不你等等——”我摇着自己完好的左手,试图停下这位小姐的自话自说,“我车祸又不是你的原因,你刚刚说什么玩意?”

“两个拥有超能力的人不能见面,不然用不了能力。不然你试试。”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你妈妈说?”

溯霜有点惊讶,可能是好奇为什么我会这么问,她用一种理所当然的语气回答:“是的,我妈妈。她知道的,虽然一开始会有点害怕吧不过习惯了就好了。”

真是开明的母亲。

“那你的能力是什么啊——”

我还没说完,她走到公园的另一边,大概离我三十米远。

“这样。”

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她来到了我的面前。没有任何征兆地突然出现。

“诶??不是不能使用吗?”

“经过我的不懈努力,”溯霜后退了几步,跟我保持了陌生人之间的安全距离,“二十米之外就可以用了。”

“让我想想,你突然出现在我面前……难道是瞬移?”风有点冷,我裹紧身上的棉袄。脖子上的围巾歪了,一只手调整不了,“啧……”

溯霜笑着帮我调整好围巾,摇着头说:“并不是,我的能力是时间暂停。”

“诶这么厉害的吗?”

“嗯嗯,你也挺厉害的啊。”

“所以说,你是因为好奇所以才来找我的吗?”

我和溯霜走在街上,心里想着聊过就是朋友,美女我们互换个联系方式如何的时候对方首先挑起来话题,打破了沉默。

“差不多吧,可能另一个原因是我没什么朋友吧。”我停顿了一会儿,不好意思地笑了,“我觉得你可能跟我是一类人。”

溯霜没有说话,她盯着我看了一会儿,伸出手要走了我的手机。她看起来有点惊讶,但是也没说什么,点开备忘录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

“电话我留了,加不加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溯霜把手机还给我,沉默地看着我艰难地用一只手复制刚刚的那串电话号,“你也看过《蒲公英》吗?是很久之前的漫画诶。”

“看过啊,”我存好了电话,按下返回键后大片的蒲公英出现在屏幕上,“其实说实话,这漫画是我画的。”

溯霜像是被冷风吹成了雕像,她的表情凝固成了不

可置信。

“你是漫画家!?等等你说《蒲公英》是你画的?!你是鹔鹴?!”溯霜在呆愣过后迅速向我靠近,我们的鼻子之间只剩一指的距离。

“啊,是的。”我用手推开激动过头的溯霜,“没想到那么久之前画的还有人看啊。”

我确实是没想到,溯霜这样的人竟然会对漫画感兴趣。

我画的还是剧情冗长人物不美型除了背景就没什么可看的那种无聊的漫画。

“相当好看!”溯霜在知道我是鹔鹴之后彻底丢掉了沉静的面具,一路上扯着我疯狂吹我有多好。我的妈诶这就是狂热小粉丝吗?太可怕了吧。

“我还在想为什么这个月还没有更新,原来是作者受伤了啊。”溯霜笑得很开心,大概是很久都没有这么开心地跟人聊过天,“你其实应该说清楚的啊。”

“我不太擅长这些啊,告诉编辑的时候也很敷衍。”我用手指卷子耳边的黑发,尴尬地笑了笑。

溯霜没有在意这些,反倒是被路边的指示牌吸走了目光。

“我到家了,”溯霜向我挥挥手,“一定要多找我玩啊!鹔鹴老师!”

“拜拜。”

真是个天真的女孩子。

—————tbc—————

其实这个故事不止是日常啊

有阴谋的(大概)

罗恩比想象中要好肝啊

为什么大家都说罗恩不好搞啊

是大家都没有要练铁血白皮的想法吗?

搞不懂(抱紧欧根亲王.jpg)


纪念我死去的头发

我爱的cp发糖了!!!
仔细看了一遍发布会(下)我个人觉得刀的可能性不大(坐等打脸)
最应该说的当然是绿总打开心扉那里了!!把蛋糕吃了什么的!
老板我个人认为不是坏人,警告小蓝也是一个老板应该干的,毕竟是小蓝违约在先,我要是老板我也会骂他一顿……
而且老板有护着小蓝的倾向啊……会议内容保密,什么风声都不能说出去之类的
我不管我现在就要看下一篇机器人.jpg

我和我的女朋友都有超能力怎么办?!

●原创

●是gl




(0)


我能感到自己躺在地摊上,是符合老妈品味的跟我

的房间完全不搭的灰色毛绒地摊。耳边是墙上挂钟的声音,窗外飞过几只乌鸦,影子从我身上掠过。


我有一个小秘密,从来没有告诉过家人,但显然人都喜欢跟陌生人聊天不是吗?我有将感官暂时转移到其他人身上的能力,副作用是每次睡醒了都有10分钟时间不能动。 这个能力简单的说就是可控制的暂时魂穿,我曾经把感官转移到学霸身上,背他的答案。


至于为什么我会有这个能力我也说不清楚,小时候外婆经常盯着我看,当时以为这位八十高龄的老太太只是单纯喜欢她的小外孙,现在再回想还真是……噫。


很好,十分钟过去了。


我从地上爬起来,地摊沾上我的汗之后变得粘糊糊的,触感有点恶心。我飞身上床离开哪个让我身上无数细胞叫嚣的是非之地离开,手机已经响了不止一声。好吧,让我看看是哪个暴躁老哥。


“姐姐我给你跪了,你都拖稿几天了?!”


诶呀,是我的编辑小姐姐。


“我也给你跪了,放过我吧。”


“你要知道我刚刚车祸诶。”


我低头看着右手手臂上的石膏,陷入沉思。


“诶呀,抱歉我看错人了。”


“老师你继续休息。”


我的编辑小姐姐哪里都好,就是脑子不好。


再次踩上老妈买的地摊,从厚厚的绒毛里找到拖鞋,走到浴室准备刷牙。


浴室的白炽灯一闪一闪的,把镜子里的我搞的像是什么奇怪的国产恐怖片里的女鬼。不是我自夸,我对自己的颜还是有自信的。天生微卷的黑发,深棕色的眼睛,眉毛不粗不细,脸不大不小,整体不出众但是耐看。


如果没有营养不良睡眠不足导致的黑眼圈和暗淡肤色的话。


瞪着死鱼眼刷完牙,我就着朝阳吃完自己的早餐,忍着右臂受伤带来的不舒适感穿好衣服,准备好一切之后站在玄关处对着帆布鞋发呆。


谁来告诉我一只手怎么系鞋带???








虽然出门过程艰辛了一点,但是功夫不负有心人,

我还是穿好鞋呼吸到了一周没有感受到的新鲜空气。


本次出行的目的地很简单,我要去我出车祸的那个路口,有件事我必须解决一下。


我当时刚刚从出版社出门准备回家,路过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一个油腻大叔打着电话开着车直冲我来,我当时集中心智准备来个灵魂互换避免自己被撞飞,却发现能力失效,什么都没发生。


最后是我自己向旁边撤了一点才只弄伤了右手手臂。


这个油腻大叔不是不讲理的人,送我去医院就不说了还赔了很多钱,是现在不可多得的好人了。


让我在意的是当时路口目睹车祸的那群里里面的那个女生,看起来不大但是给人一种很成熟的感觉。她当时和其他震惊的人不同,我注意到她在念什么东西——就在我发动能力的那一瞬间。然后下一秒,我的能力失效,她的脸上有了很其他人一样的震惊。


“……好像是这里吧,这种店一般都有摄像头的吧。”


我推门进了一家快餐店,空气中弥漫着不同食物混合起来的味道,黏在我的衣服和皮肤上,这种触感着实让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果然还是外卖爽啊。


“你好,请问需要什么?”服务生拿着夹子笑着问到。


“呃……我能找你下你们店长吗?”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温和一点。


“请问,你找我们的店长有什么事吗?”服务生的脸一下子就垮了,让我再一次感叹社交真难。“那个啊,其实不瞒你说,我怀疑我男友出轨了,前几天听朋友说他跟那个女生来过这里。”我充分发挥着自己说瞎话不打草稿的本领,试图忽悠眼前这个看着不大的服务员,“通融一下吧。”


苍蝇搓手.jpg


最后我在服务生小姐怀疑的目光下成功找到店长,查看了店门口的监控。


“……啊。”因为看到自己出现在路口有一点点惊讶,原来在监控里看自己是这个感受吗?


几乎是同一时间,那个引起我注意的女生出现在的画面的另一个角落,来的方向大概确定了,现在只需要去找找她在哪里打工就行了。


至于为什么我会知道她在打工,大概是直觉吧。我出车祸的时间刚好是一般店铺夜班开始的时间,而她看起来像个大学生,从视频里来看纸袋子里装的很有可能是打工穿的衣服。


我抱着好奇的心态看完了自己被车撞的全过程,在服务生和店长见鬼的表情注视下向他们表示感谢,并离开了快餐店。


如果是晚班的话,现在应该还没下班,去找找吧。

我开始在那个女孩可能要去的几家店铺寻找,在我不知道第几次感慨社交真难的时候,我跟那个女孩迎面碰上了。


那是一家超市,正当我准备推开门进去的时候门被一个穿着大衣的女生推开,看着迎面而来的大门,求生欲使我向后撤并试图灵魂互换,0.1秒之后我发现自己用不了能力了。


好的就是你了!


“同志!”我一把抓住女孩的手,如同见到许久不见的老乡一样把她的手举到自己面前,“我们聊一聊吧!”


我可以感到女孩的错愕,我苍白的脸上露出了狰狞的计划通。


“那个……”女孩四处看了看,“我们换个地方聊吧……你不觉得……我们这样很尴尬吗?”


“有道理,我们换个地方。”


然后我们两个像是偷吃糖的小孩一样从周围错愕的人群中撤离。







——————tbc——————


第一次写gl有点小兴奋


是个单纯的搞笑故事,大家看着笑笑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