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山林海

情绪游走在指尖的颓废女子。

一腔热血却好吃懒做的咸鱼。

其实去年九月份的时候就入雷安了
不过因为没什么动力一直在白嫖
一年了!
父母终于同意我学美术了,不过也是因为成绩不太好想补救一下
会努力的
成绩搞好产同人的时间就能变多
接下来的更新随缘,有时间写一写没时间就放摸鱼
这次我不烂尾也不咕咕咕
写一年也要把网线写完

【雷安】你我之间只隔着一条网线③

●同人写手×作家





(五)

“所以这就是你把我叫出来的原因吗?”

“是的,”安迷修从背包里拿出电脑,“再一次麻烦你了真是对不住。”

我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咱俩谁跟谁?”



安迷修和雷狮合租将近四个月了。

这四个月里安迷修渐渐地习惯了雷狮的所有坏毛病,雷狮逐渐适应了安迷修细微至极的照顾。他们的关系从阳台上的意外之后开始发生改变,但是两个人心照不宣地没有挑破。毕竟只是四个月,太短了。

安迷修摘掉鼻梁上的无框眼镜,谨慎地点击保存,将修改好的后记发给凯莉。不到两分钟,编辑的回复就出现在了对话框里。

凯莉:妈耶你终于改好了

凯莉:你确定没有什么要改的了吧

凯莉:你上次说要改封面已经拖了一个多月了

凯莉:鸽手?

安迷修:咕咕咕

跟凯莉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安迷修当然觉得咕掉很对不起读者,他在微博上郑重道歉,还立了不止一个flag向读者表示尽快给大家一个完美的《河》。但是忙前忙后赶了一个月只完成了封面重绘和内容修改。

安迷修看着手边的新书初稿,想了很久还是决定跟凯莉提一下。

安迷修:开玩笑的

安迷修:你那边有前一百名订购《河》的读者的id吗?

安迷修:我准备出新书了

凯莉:??

安迷修:前一百名免费送一本吧

安迷修:我再签个名

安迷修:咕了两个月还是对不住大家

凯莉:安迷修你什么时候写的??

凯莉:你已经写完了??

安迷修:只是初稿,你看一下吧。

安迷修:封面我会找人画的





我把u盘插进安迷修的电脑,操作了一下之后点开了一张图片。

“当当~”我向后退把空间留给安迷修,我可以明显看到他的瞳孔微缩了一下,“你要的封面。”

安迷修碧色的眸子微眯,捂着嘴笑了起来。

看样子很满意。

“既然这么满意,记得打钱给我。”我看着安迷修打开QQ,对面的凯莉似乎刚刚睡醒。咖啡店外的阳光不算温暖,白杨树的枝干随着冷风左右摇摆,落叶与尘沙被风卷起飘向空中。

快十月了啊。

“对了安迷修,”我把视线转回到安迷修身
上,“十月的漫展你要去吗?”

安迷修点点头,专注于跟凯莉的对话完全没有和我聊天的心思。

好吧好吧。祝你在漫展上遇到你的小邻居。



安迷修回家的时候雷狮不在,留在桌上的字条表明了家里的另一个人去打工了,晚上八点多回家。安迷修把纸条收到衣兜里,被风吹到没有知觉的手握着手机,手指上下滑动,雷狮的微博名在凯莉发来的名单上,不多不少正好是第一百个。

安迷修冲了个澡,擦干头发坐在沙发上看碟片,放的是他最爱看的历史向影片。看到一半门铃响了,安迷修放下薯片踩着毛绒拖鞋匆匆去开门。他从猫
眼里瞄到的是一个快递员。雷狮的东西吗?

以防万一安迷修从玄关处的小兜里拿了些钱,整理了一下刘海去开门。

“您好,请问是海盗先生吗?”快递员抱着一个不大的小盒子,似是看到开门的人不像网名那样霸气惊了一下。

“他出门了,我替他收吧。”安迷修接过快递员递过来的中性笔,在单子上签了字后掂量了一下盒子的重量。挺沉的。“那个,快递费10元。”“啊好,给你。”不是安迷修料事如神,送货上门会多收费这种生活常识他还是有的。

“我看看,雷狮买了什么。”确认大门锁紧了之后安迷修窝回他在沙发上建的小窝,寻找着商品信息,“嗯?Anmicius自传《河》精装典藏版?”

糟糕,有点羞耻。

雷狮喜欢他的书安迷修在雷狮第一天住进来就知道了。他帮雷狮把行李箱搬到房间里时问过一句那个白色的箱子那么沉放的是什么。雷狮当时的回答让安迷修愣了很长时间。

“是书,你知道Anmicius?”雷狮端着安迷修递上来的茶,“我很喜欢他的书,只要是他出的我都买了。他跟人合作写的故事集我也有,你要看吗?”

我当时怎么回答来着?

好像说对书没兴趣吧?

我说谎原来这么没有技术含量的吗?

“虽然知道他买了,但是还是有点……”安迷修举着小盒子翻来翻去地看,像是要把盒子看出花来,“算了给他放回去吧。”

安迷修赤脚缓慢地移动到雷狮的房间,北方的冬天在暖气没来之前要比南方难受多了,安迷修把盒子扔到雷狮桌上想赶紧回到沙发的温暖怀抱,经过雷狮书架的时候还是停了一下。

一排书整整齐齐地放在一起,同样字体的Anmicius摆了一排。明明是最容易积灰的一层灰却比其他层要少。

安迷修钻到被子里的时候还在想,雷鸣到底是不是故意的。



“嗯?”

雷狮把头从书里抬起来,手机短信音打破了图书馆
的安静气氛。他抬起身微微低头对看过来的人表示歉意,没有理会小姑娘们的狂热眼神,翻看着配送员发来的短信。雷狮默默地把手机调成静音,正准备放下却不想小巧的智能机在手中微微震动了一下。

笨蛋房东:你快递到了,我放你卧室了

笨蛋房东:你在打工吗?

雷狮:嗯




其实雷狮今天工作比往常认真,老板特批他早点下班,此时他正在离家不远的图书馆看书。

跟雷狮一起打工的小姑娘某天发现了雷狮的网名似曾相识,细想了一下发现这不是Anmicius的死忠粉的网名吗?鼓起勇气问了之后发现果不其然,两个人都是Anmicius的书粉,两个人没管老板略有深意的眼神互相交流了很多关于Anmicius的书的想法,并
且迅速达成一致。

雷狮也没想过自己这种人能有红颜知己,对方也是个颜控但是跟雷狮接触的时候更感兴趣的反而是雷狮写的同人文。

“诶雷狮,”小姑娘用胳膊肘怼了怼雷狮的侧腹,“我前几天去图书馆看到Anmicius老师的照片了。”

雷狮向远离她的方向挪了挪:“真的?”

“骗你我sb。”

“哪本书?”

“我忘了,好像是Anmicius老师出版社出的杂志。”

“这样吗?”



雷狮将手中的杂志合上放到一边,把借来的杂志全部还回去之后恹恹地走出了图书馆。

很好,把你备注改成sb。雷狮手指按在手机上,狠狠地戳了两下。



笨蛋房东:晚上想吃什么?

雷狮:饭。

笨蛋房东:再给你一次机会,不然没有你的份。

雷狮:炒饭。



雷狮收起手机前撇到安迷修发来了一个微笑的表情,带着凶狠和六亲不认。

算了,找不到就找不到吧。

家里这个还等着我呢。




(六)




雷狮收到Anmicius新书《星》的时候正在沙发上看书,安迷修侧卧在旁边的大沙发上看报纸。

安迷修偷偷把报纸向下移了移,正好露出一双碧色的眼睛。雷狮看起来很开心,他小心翼翼的拆开包装,仔细地端详着紫色封皮的书。

《星》要比《河》厚一点,封面正中间的“星”字烫了金,下方的作者和出版社不怎么显眼,不是凹凸出版社的风格。深紫色的星空上点缀浅紫的神秘星系,一艘小型飞船出现在右下角,只露出一点点,吸引人的还是那个紫色的星系。

“请你相信我,我就在这里。”

“你在念什么?”安迷修在心里偷笑,面上还是装
作什么都不知道疑惑地问雷狮。

雷狮晃了晃手中的书,指着标题下的一行小字。
安迷修从沙发上爬起来坐到雷狮旁边,拿起书翻了
翻。

《星》的故事是安迷修那天突然想到的。自从他知道了雷狮是自己的粉丝之后就一直抱着逗小孩玩的心态不告诉他真相,但是那个阳光明媚的午后,那双如紫罗兰一样瑰丽神秘的眼睛让他想到了一片紫色的星云,彻底放弃了逗雷狮玩的想法,拼命地暗示他想让他发现自己就是Anmicius,他心心念念的Anmicius。

安迷修还记得友人那天的戏谑表情,不会说谎的人藏不住心底里的那点小想法,所以他决定不再隐藏,干脆直接让他知道。

我就在这里。

安迷修静静地看着雷狮,手中报纸的内容一个字都没看进去。

快点看我啊。

雷狮的手在出版社故意做旧的页面上下滑动,动作像是在抚摸爱人一般轻柔。

“我不记得自己是谁,但是心底有个声音一直在说‘去找他’。我该去找谁?我醒来之后就在这个小小的飞船上,规划好的航线告诉了我目的地,是那个记忆深处母亲指着星空告诉我的地方。

那里有一个孤独的王子,住在被紫罗兰包围的城堡里。他有着世上最美的女子都没有的容貌,身型修长高大,一双眼睛更是让人动容。女神嫉妒他的容貌,修改了本该幸福的王子的命运,时间永远定格在了王子18岁的生日那天,他的亲人全部离他而去,王国只剩王子一人。

王子因为过人的容貌被永远地关在他的星球上。过往的旅人想要解开那道不公平的诅咒,无数人踏上那片紫色的大地,却没有一个人踏进王子的心。
年少的我窝在母亲怀里,扬起头问她:‘他在哪里啊?我想要拯救他!’

母亲指着窗外的星星,抚摸着我的头轻轻笑着:‘他在哪里。’

我想我是失忆了,完全记不起自己的名字,母亲的脸也模糊不清,但唯独记得这段荒谬的儿时往事。
那个故事我记得,我现在也应该在去往那个王子所在的星球。

失忆前的我可能没想过找不到该怎么办,虽然现在
的我也没想过。既然下定决心要去找他,那就没有理由放弃。”

“安迷修,”雷狮突然转过头把视线移到安迷修身上,把正在偷窥他的安迷修吓了个半死,“这书的主人公跟你好像啊。”

安迷修忍住心中的雀跃,没控制住脸上的表情,笑得很灿烂:“是吗?哪里像啊?”

“和你一样是笨蛋。”

“???”


“这是第几天已经完全不记得了,船上的菜园和厨房至少不会让我饿死,不知道哪里来的水源每天会定时灌满水缸,生活下去的基本需求不需要担忧。唯一需要担心的是我自己,会不会再一次在这漫长的旅途中感到苦闷,最后直接撞墙想要自杀。

上面的都是我翻看监控时候发现了,会失忆理所应当,不死就是万幸了。

我貌似是叫赛德克特,我个人这名字难听的很,选择忘掉这个名字。我记得家门前有一条小溪,水很清很凉,我很喜欢去那边玩,既然这样就改名叫River吧。

……

我想我可能真的找到了,那个故事里的星球。

真漂亮,漂亮到让我忘记操控飞船靠近它,差点错按到空间跳跃直接离开。

我稳稳地把飞船停好,整理了一下要带的东西就迫不及待的跳下船,接下来发生的事我可能这辈子都忘不掉。

一个男人站在飞船前面,他扬着角度完美的下巴,斜着眼看我。他穿着白色的风衣,黑色的裤子包裹着细长健壮的双腿。黑色的发丝拢成一束,系着蓝色的蝴蝶结。

我对上他的眼睛,呼吸暂停了一秒钟。

我看到了星空,紫色的星空。”

雷狮合上书,转头去看旁边睡着的安迷修。

你真的,看到了星空吗?

我的森林。

——————tbc——————

紧赶慢赶还是迟了,说好要周六发的

人只有在考试的时候画画
才能发挥出200%的潜能

【雷安】你我之间只隔着一条网线②

●同人写手×作家




(三)

“嗯,海盗是说过自己喜欢猫。”

“这个不是重点,”安迷修看起来很疲惫,他点了一杯美式,正了正身子继续说,“你知道的吧,他是个很出名的同人写手。”

我看了一眼放在一边的手机,黑色的屏幕随时会亮起来。

“他一般晚上写文,码完字还要打游戏。”安迷修的美式上来了,热气从漂亮的咖啡杯口冒出,“打到半夜,声音超大还不关门。”




雷狮和安迷修住在一起半个月了,他们的邻居几乎每晚都可以听到安迷修歇斯底里的大吼。

“雷狮!要打游戏回你房间去!”

“把门关上很吵啊!”

“靠!”

安迷修把头埋在书堆里,耳边环绕着枪声和炮声。
雷狮的坏毛病之一:喜欢半夜打游戏,而且不关门。

安迷修有一台配置不差的游戏机,会在节假日休息的时候玩一下放松身心。但是雷狮大爷住进来之后大厅每晚都回荡着手机按压游戏机按键的声音。虽然安迷修就半夜打游戏的问题跟雷狮讨论了很久,对方很认真地在听,第二天继续死性不改。安迷修疯狂安慰自己就当在听asmr,但是谁家的asmr会有游戏音效??

“我听二哥说你性格挺温和的啊。”雷狮关掉游戏机,收拾好东西正在刷牙,“你不会是因为奔三了还是处男开始暴躁了吧?”

安迷修忍住想打人的冲动,尽可能控制脸上的表情,和颜悦色地说:“这是合租半个月以来第十四次警告你,打游戏去你房间打。”

Thunder蹭着雷狮的腿,发出愉快的呼噜声。雷狮擦了一把脸,一只手捞起地上的黑猫,一只手摸了一把安迷修的脸:“知道了,叔叔。”

安迷修被雷狮突然的动作惊到了,愣了一下后双颊通红:“你叫谁叔叔?我就比你大五岁!”

“那你也是奔三的人了,安叔叔。”

雷狮欠揍的声音从他的房间传来,接着就是电脑开机的声音。

安迷修在洗手台前站了很久,盯着自己发红的脸颊沉默了。

“晚上把Thunder放到客厅。”

“知道了。”

(四)

我看了眼被美式苦到脸都皱在一起的安迷修,又看了眼自己面前的奶茶:“你之前不都是喝卡布奇诺的吗?”

安迷修放在桌上的手指蜷了一下:“美式比较便宜。”

下次说谎前先看看价目表。

“我记得海盗有发过自己喜欢喝美式诶。”

“有吗?”

“有哦。”


雷狮和安迷修合租两个月了。

雷狮双脚蹬在黑色的书桌边缘,椅子与地面形成危险的四十五度角。他沉默地看着手机里与印刷厂的聊天记录,细长的手指轻轻一划回到主界面。手指的主人犹豫了一下,点开了微博。

从特别关注里找到那个熟悉的头像,白底黑字十分简洁。雷狮刷到了一条新的内容,是Anmicius转发的一条长微博。发博的人是他的编辑——凹凸出版社的金牌编辑凯莉,内容大概就是Anmicius的出名作《河》要出精装典藏版,新增了三篇番外和一篇后记。

雷狮把凯莉发布的消息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在评论区发了一条评论后直接点开了链接。一套行云流水的操作后手机发出已下达订单的通知声。

很好,有书看了。

雷狮是雷家公认的异类,一家子理科生里偏偏出了雷狮这么个不文艺的小青年。自从雷母在雷狮初中时发现他买了很多名家小说后彻底放弃了将小儿子培养成科学家的想法,把雷狮卧室旁边的空房间改造成独属于他的小书房。

雷狮在书房成堆的书籍里翻出了Anmicius的第一本小说,带有一点点奇幻色彩的骑士的故事。仅仅十万字的小说雷狮看了几十遍,17岁的少年恨不得钻进去变成骑士身边的那匹马陪伴他游历世界。

Anmicius出第一本书时才22岁,还是个大学生。雷狮不得不佩服这位年轻人的文采,整篇看下来让人感到温暖,但是凌厉的用词和稍不恰当的语句表现出的是一个学生的青涩。

雷狮被深深地迷住了,此后Anmicius只要出书他就买,原本书架上放着名家名著的那一层换成了Anmicius专栏。

《河》是雷狮最喜欢的一本,据Anmicius本人说是带着一点自恋的自传,雷狮却不觉得他自恋。他心里的Anmicius就应该是书里这样的——自在潇洒。所以当他知道《河》要出典藏版的时候,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就买了下来。

而雷狮进入同人圈的契机正是Anmicius第一本小说《骑士》。《河》火了之后Anmicius有了粉丝群,不过本人并不在里面让雷狮有点小不开心。某次聊天中一个妹子发了自己写的关于那个无名骑士的同人,雷狮顺藤摸瓜找到了这个聚集了很多同人作者的软件。

本人对写作很感兴趣,用“海盗”这个ID下水试了一篇之后发现反响超级好,评论区里都是跪下叫神仙的。雷狮性格不羁,大量的夸赞让他一下子飘飘然起来,彻底走上了同人这条不归路。

QQ私信的声音打断了雷狮回忆过去,是厂家发来的消息,表示打样ok的话就可以成批印了。雷狮没什么意见,这是他第四次和这个印刷厂合作了,对方的态度和服务水平都让他很满意。结束对话之后雷狮整理了一下衣服准备出门打工。

笑话,打工才是大学生该有的生活好吗?雷家家风一贯如此,成年之后自己养活自己,我们只管生不管养。

开门后发现房东安迷修坐在阳台上,阳光不强但是暖和。雷狮走过去想打声招呼却发现安迷修靠着藤椅睡着了。

“你是老年人吗?”雷狮双手插兜轻笑出生,他弯下腰与安迷修脸对脸,雷狮呼出的热气吹在安迷修脸上,浅眠的男人睫毛微颤,睁开双眼后雷狮错不及防跌进一汪清泉。

像极了《河》里的主人公。

“啊,有什么事吗?”安迷修也愣了一下,揉了揉眼睛问面前的雷狮。

雷狮回过神后悄悄红了耳尖,轻咳一声后嗓音如旧:“去打工。”

“那你直接去就好啊。”安迷修从藤椅上起身,伸了一个懒腰后看向雷狮。碧眸沾了水汽,在阳光下像是雷狮小时候见过的,祖母戒指上的绿宝石。

“你定的规矩,出门必须通知对方,我遵守了。”

“你原来还看合同啊。”

“什么?”

“没什么。”安迷修把小桌上的《哈姆雷特》收起
来,目送雷狮出了家门,“路上小心。”

雷狮关上了防盗门,听到门那边安迷修的脚步声逐渐消失后用一只手捂住了脸。

“刚刚怎么回事?”

心跳为什么漏了一拍?


安迷修看着被雷狮关上的防盗门,回想刚刚醒来时看到的那双眼睛。

像是一片紫色的星空。

“啊,想写东西了。”

———————tbc———————

我不想考试不想考试

这篇文的雷总偏软,是可爱的大猫猫(不要为你的ooc找理由)

可爱有什么不好啊

写的时候已经有了番外的雏形,名字叫雷狮的一百个坏毛病hhh

【雷安】你我之间只隔着一条网线①

●同人写手×作家
●勤劳大学生×极度家里蹲(???)

(零)

“我们没有很久不见吧,怎么感觉你憔悴了不少?”我放下手中的咖啡杯,看着将双手插进头发里的青年。

“别说了,我头疼。”安迷修抓着自己柔顺的棕发,“我要杀了雷狮。”

怎么又是他。

我悠哉地打开手机,点开那个深绿色的软件,熟练地从关注里找到“海盗”。翻过置顶之后映入眼帘的是安迷修家暖黄色的背景,然后才是某个疯狂赶稿的作家。配字是“偷拍的,最近发现了房东的真实职业。”

“他不知道你是Anmicius吧。”我放下手机,试图将好友从阴郁的黑云下拯救出来。

“不是因为这个。”安迷修抬起头,因为睡眠不足而留下的黑眼圈再加上难看的脸色让他整个人像是恶鬼转世,“他真的太烦了。”

(一)

安迷修是个作家,不太出名。因为前年出版的《河》一下子获得了三个奖项而出名于网络。老粉喜极而泣在微博上纷纷表示守得云开见月明,本人倒是没什么反应,奖也是责编凯莉帮忙领的。

这个家里蹲某天正在阳台上看书,手机里的钢琴曲被QQ私信的声音打断,拿起来一看发现是之前合作过的雷氏集团的二少爷——雷鸣。

——————
雷鸣:安先生,你现在有事吗?

安迷修:啊没有

安迷修:有什么事吗?

雷鸣:是这样,听说你现在在招室友对吗?
——————

确实,虽然稿费付的起房租,但是市中心三室一厅还有个小阳台的房子对于安迷修来说还是有点大了,托凯莉帮忙找室友分担下房租顺便给这个家增加点人气。

这么快就有人租了吗?不过怎么是雷鸣?

——————
安迷修:确实

雷鸣:啊!太好了

雷鸣:我弟弟今年大二,想在附近找个房子住一下。找了半天这小子没一个满意的,想到上次合作十分愉快,想问一下考不考虑和他合租。

雷鸣:啊这是照片

雷鸣:雷狮.jpg
——————

怎么回事?

安迷修震惊地放下书,坐正身子双手打字。

怎么不让安迷修惊讶。雷家有三子,老大傲慢老二冷漠,其中的老二这么热络地跟一个仅仅合作过一次的小作家聊天,人设都崩了好吗??

——————
安迷修:我这里倒是没问题,就看你弟弟那里了。

雷鸣:ok.jpg
——————

安迷修放下手机,没有理会雷鸣接下来的发言。明明是暖洋洋的中午,安迷修看着对面楼的窗户,打了个寒颤。

(二)

双方的第一印象其实挺好的。

雷狮自己拽着两个大箱子徒步走到安迷修家的小区时已经汗流浃背,敲开们本来想对着房东发一阵牢骚,却没想到对方先自己一步递上了温水和纸巾,玄关摆着一双待客用的拖鞋,雷狮还没反应过来人已经换了鞋坐在沙发上了。行李被安迷修放到了次卧,面前是酸梅汤和一小碟苹果。

雷狮看着安迷修拿着合同叽叽歪歪,不耐烦地四处看着。暖色调,很温馨。绿色植物很多,架子上没有摆很多东西,大部分是书。碟子是玻璃的,很有艺术感。雷狮发现电视机下面还有一台游戏机,瞬间对这个看起来就死板的快奔三的房东有了好感度。当他发现角落里的猫砂盆后直接打断了滔滔不绝的安迷修。

“你家有猫?”

安迷修静了一下,表情很复杂。过了几秒钟他开口:“有,因为不知道你接不接受就关在书房里了。”

“几只?”雷狮没什么表情,只是挑了挑眉。

“两只。”

“苏房在拉里?”雷狮从沙发上起身,抓了两块苹果咔嚓咔嚓地开始吃。

安迷修忍着笑把雷狮带到书房,白色的门后面传来几声细微的猫叫。

隔音不错。雷狮嚼着苹果这么想。

安迷修看着蹲在地上逗猫玩的雷狮,用圆珠笔敲了敲卷成桶状的合同:“所以少爷,合同签吗?”

雷狮抱起黑色的Thunder,186cm的22岁大龄儿童揉着黑猫的肚子,眼睛里带着嫌弃,乖乖签了合同。

专心逗猫的雷狮并没有发现,桌上的手稿是他最喜欢的作家Anmicius的最新连载。

———————tbc———————

这次想写勤奋刻苦的文学系好学生雷狮和常年赶稿脾气暴躁社会作家安迷修hh

开学了

更新时间不确定

第一次厚涂尝试
感谢 @爱吃香蕉的子桑曼青 的倾情指点

今天运动会上和 @爱吃香蕉的子桑曼青 一起画的
她线稿我上色
画的时候闪退来着心态崩了
而且刮风很冷手指头很僵
画了一半只能回家画
不得不说雾r的线稿真的
雾r线稿十分钟,霡霂上色十小时




木兔:嘿!赤苇!一起回家吗?!
赤苇:好的,等我一下木兔前辈。



木兔:赤苇没什么想跟我说的吗?
赤苇:暂时没有,木兔前辈你觉得无聊吗?
木兔:啊没有。



木兔:(马上要到了)
赤苇:啊,木兔前辈要去便利店买点吃的吗?
木兔:赤苇你饿了吗?
赤苇:有一点。
木兔:那我们一起去吧!!



木兔:赤苇真的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赤苇:明天的部活加油。
木兔:没有了吗?
赤苇:木兔前辈,晚安好梦。
木兔:晚安……



木兔:(小声)明明木叶他们都记得啊,赤苇为什么会忘记啊?
赤苇:啊,对了还有一件事。
木兔:?
赤苇:生日快乐,木兔前辈。



赤苇:生日快乐……
赤苇:请不要靠那么近,木兔前辈……
木兔:我太开心了!!
赤苇:……
赤苇:嗯,我也很开心……






—————生日快乐—————
没什么质量的生贺
不好意思我真的太困了
赤苇生日我补一个厚重的大礼!
信我!!

总之
光太郎生日快乐!!

睡觉之前总会有同学来问作业
是好基友的话会爬起来告诉她
不过一般都是直接删掉然后对着空气大喊“我不在”
然后睡觉
可能是因为之前问作业没有回音太多次
变得无情了
冷酷.jpg

是女儿
想了好多个关于女孩子的故事,她的可以说是最惨的一个
想画手书